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靜觀與強迫症治療之二: 強迫思想 10/11/2021




上文提到, 靜觀對強迫症治療有幫助, 在治療上, 可配合暴露法(Exposure Response Prevention-ERP)以達至更佳效果。今次, 我們集中談談一種很容易被忽略的強迫症, 強迫思想(Pure O)。


強迫思想, 就是一個人一旦捲入某一種想法當中, 他便會要不斷重覆一連串的想法(或影像), 以達至舒緩焦慮感的效果。這也是強迫症的一種, 只是別人難以察覺, 因為患者都在沉默的思考漩渦之中。


我有一個個案是這樣的。一旦日常裡發生了「我可能犯錯」的想法, 他便會不由自主地捲進這個想法之中, 然後, 在腦袋裡重覆審視自己剛才的行為(影像), 並以言語安慰自己並沒有做錯(想法), 然後感覺稍為良好一會;直至那個「我可能犯錯」的想法重現, 這個思考過程又要重覆。




另一個個案的情形, 是經常有各種好像「反思」「自我懷疑」的問題在腦海出現, 例如「我是不是想得太多了?」她的漩渦可以是這樣的:



我是不是想得太多了?


可是我就是喜歡思考


我會不會是製造了自己的問題?



我現在這個思考, 是不是就是問題本身?


……


她會沒完沒了地想這個「我是不是想得太多了」的題目, 直至筯皮力竭; 最後往往在一個自我安慰的語句上完結。她感覺像「想通了」一樣。


由於這種情況佔據了她很多時間, 讓她難以安下心來工作或玩樂, 所以她求診。這種情況, 患者通常明白自己的一連串想法是不必要的, 卻也覺得沒法不這樣, 因為心裡總是不安、自責等等。




靜觀在這裡可以協助他們重新看見, 這些想法, 只是一些心智的活動, 而不是他自己。他的經驗裡面, 還有他的心情(可能是緊張)、他豐富的身體感覺(可能是坐著感覺、肌肉繃緊的感覺、緊握拳頭的感覺等等)。如果他開始練習靜觀, 可能他會慢慢開始覺察到, 他內在也有一個觀察者, 能夠旁觀自己的經驗, 而不捲入其中。


然後, 他就開始能夠感受到, 即使他感到緊張, 但覺察到自己緊張的那一部份(觀察者)不緊張; 即使他感到害怕, 但他內裡覺察到自己害怕的觀察者並不害怕。慢慢地, 他就能夠有一個全新的位置去看待這個經驗, 一個更穩固而安全的位置。這時候, 他就開始學習和他的焦慮共存, 當中包括那些強迫想法。


臨床上我發現, 引導患者去擴展他的覺察頗有用, 特別是身體的感覺之上。所以在11月26日下午1時的線上免費靜觀小組修習中, 會和大家分享。


報名連結


撰文: 吳崇欣_註冊臨床心理學家



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、香港首位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現致力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106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