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不安全的人際關係 (上)


信報專欄:心之旅程14-02-2023

作者: 吳崇欣 • 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• 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



我們要如何在人際關係中覺得安全?


其實幾乎所有人際關係都含有風險。因為關係都無可避免地存在著不被理解、重視、體諒甚至遺棄等風險。即使是子女與父母的關係。


雖然世人歌頌母愛偉大,但天下畢竟有各式各樣的母親,而她們也曾經是需要被人愛護和照顧的女兒。如果她們自己都在殘缺的環境之中長大,她們盡了力也可能做不到所謂的「無條件」的愛。也許宗教與靈性成長,能令某些人感受到無條件的愛;否則幾乎所有人際關係都是有風險的。


而在一些人身上,這種風險之巨大,他們需要武裝自己成非常利害的人,甚至不息貶抑他人的價值,來維持自己的自尊;只有這樣,他們才能感覺安全。


T來約見的方法已經很特別,他先讓秘書打電話來約見,可是他想要的時間剛巧我放假,秘書就此作罷。然後,他就自己本人打來約,當我的助理說我逢周一都放假時,他就有點生氣。他約好了周二見面後,他的秘書又再打來問我的助理:「你確定心理學家周一真的不成嗎?」


T被太太迫來見面,因為太太已經搬離了他的大宅,並要和他離婚;他思前想後只好同意來做治療,「我都不想她那麼難過,她沒有了我也不好過的。我就看看是否能挽救我們的婚姻。」這是他來時說的話。


T成長在富貴之家,不止生來不愁衣食,習慣了有人被他使喚。他大學畢業工作了兩年,就去爸爸有份的投行工作,一生人都在做投資生意。他對於為甚麼他那麼有財有勢而太太仍然要離開他表示不解。


「我不知道她想要甚麼。」他很生氣。


幾節下來,我才終於明白,她的太太要求離婚,是因為他花天酒地。


他一方面管著太太的社交生活,一方面自己四處拈花惹草。當然他覺得這樣做沒甚麼問題,因為男女本來就不平等。他有大條道理維持他的生活方式。當我問及他和太太拍拖的經過時,他才稍稍放鬆下來:「我喜歡照顧她,她以前很順從我的。我們拍拖時我帶她去巴黎見我的好友,送她好多名牌衣物,她覺得跟著我很有面子;她喜歡整天打扮得漂漂亮亮……」他回想起拍拖的日子,會流露少有的平靜和安穩。


「那麼,你太太以前都知道你會睡別的女人嗎?」我單刀直入問他。他挺直胸膛大聲回應:「以前她當然不知道。但現在婚都結了,多少都看見絑絲馬跡,起初可能她有扮看不見,怎料我的女友打電話給她,事情就鬧大了。」


當我想深入了解他們爭吵的過程,T開始左閃右避。T顯然不喜歡描述他被太太質問的經過。對T來說,他就是需要這麼多伴侶。但這些伴侶在感情上提供了甚麼,他答不上來,轉去談他的性表現如何卓越。當我表示我覺得這樣露骨的描述冒犯了我,我並不想也不需要聽時,他就突然變得有點高興:「心理學家不是都想明白病人的心理嗎?我是你的病人啊!」


在治療關係中,T不時會呈現出一種要嚇人(intimidating)的姿態。


T會因各種小事情不順心而發脾氣。例如有一次,他的司機剛好生病了,他要自駕前來診所,但找不到泊車的地方,他一坐下來對著我大罵,問我的診所為甚麼沒有私人車位。


他對於我問及他的感受、特別是離婚的事表現迴避。他非常抗拒感受到任何脆弱感,更遑論去談論它;以致於我們的治療不斷在他覺得生氣的事情上打轉。當我明白他很懷念能夠當他太太的英雄,為她提供各種物質生活,保護她免受娘家欺壓時,他才慢慢地用憤怒來表達受傷的感覺。


「她怎能這樣對我啊?我對她那麼好,結婚後又送樓送車,她還想我怎樣?」這次他激動得眼睛紅了。


「你覺得已經盡了你最大的力量來愛她,但她還是要離開你,是嗎?」

「以往小學時你沒有朋友,你不在乎,因為你覺得那些人很「白痴」;出來工作了也沒有朋友,你有委屈跟爸爸說,爸爸就教你不用跟那些人計較,你爸爸認識誰和誰,他們算甚麼?你用視自己高人一等來保護自己免受傷害的方法,在你的婚姻上不管用,因為你愈是對太太這樣,她就愈要離開你。」


T終於第一次眼眶濕潤了。


自戀型人格障礙讓身邊人受苦,同時他們很難看見自己其實也在受苦



*故事人物背景都經過改造, 並不代表任何真實個案的故事。


吳崇欣


香港及英國註冊臨床心理學家,也是香港第一個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 and Supervisor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創辦公司Mindfully, 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
Photo credit: HKEJ

255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Commentaire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