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完美主義|健康正常卻疑似患癌 心理學家提醒或因完美主義作怪>> 22.06.2021

Updated: Jul 2


完美主義不只是注重外觀,也會對工作有很高要求,讓他人構成很大壓力。


原文來至: https://hk.appledaily.com/lifestyle/20210623/OV76I7TSCRG6DFX6T4HRGXGZ2A/?fbclid=IwAR1jCQtMQxlgqyB6NEFkS6mqCOA8576ntuhc-oalYBxh8rwC9L-1FvFuTFU


相信每個人都曾遇過完美主義者吧!他們一絲不苟,對自己要求很高,有時讓他人構成很大壓力,因為他們期待的東西要很完美:可能是對外觀、可能是對工作的要求,而他們本人往往覺得,事情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子的,這並沒有甚麼了不起。


Ray是由太太帶來診所的。臨床上,他有強迫症疑病症,他以特定的方式去生活,包括洗手、洗澡;他對任何身體的情況都敏感,如果看見手上有一點紅點,他就會想到皮膚癌,然後努力去回想對上一次(又或只是上個月)醫生說他患這個病的機會很微,並要看看他手抄下來的醫生說過的證據,用來紓緩心中的焦慮感,有時這個做法有效,但他還是每一至兩個月就要見一下專科醫生,看看自己有沒有癌病。


完美主義者期待的東西要很完美:可能是對外觀、可能是對工作的要求。


他經營自己的公司,是個很聰明能幹的人;對他來說,他明白那是疑病症,但至少他可以「如常」生活,他不很想作出改變。是太太帶他來診所的,他說他沒時間去管那個疑病症,而強迫症也不很嚴重(他甚至會說着說着把這說成沒病),他來只是因為太太想他來。他見過其他治療師,覺得作用不大。


病人缺乏治療動機

由於病者本人並不想治療或改變,我和他一起探討他的心理,他認為,他是過得挺不錯的;他平日有運動的習慣、會和朋友打球,但大部份時間喜歡獨自一人,去遠足,也會玩音樂。聽他談生活是一件很黑白分明的事,因為他會很清楚地告訴你,怎樣才能做得好,例如你一定要練好一首歌才去練下一首,一定要先拉筋然後才做運動,這才能防止受傷。


當然,他是這樣長大過來的。媽媽是醫護人員,對他非常嚴厲,他一做不到要求便會打罵他。在他30歲那年,媽媽說了一句:「你小心是癌症呀!」自始便有了害怕自己患癌的想法,直至今年45歲。而且很明顯,他有述情障礙(Alexthymia),他對表達自己的感受感到很困難,如果你問他有甚麼感覺,他的回應總是「沒甚麼」。他很明顯有「情感缺失」(Emotional Deprivation和「超高標準」(Unrelenting Standard )兩個基模,以過度補償(Overcompensation)的方式呈現。


完美主義屬問題誘因

超高標準」(Unrelenting Standard )是完美主義者的基模,他把一個人的經驗分割成好與壞,成功與失敗。他會推動一個人不斷學習和求進步,他們的快樂很短暫,因為要趕着追求下一個目標,他們一般都很忙碌,沒法活在當下,感受已經擁有的、存在的美好。


Ray的樂趣好像只有來自追求成功;玩音樂是為了彈好一首歌,打球是為了贏對方,他認為他的生活很不錯,但太太卻哭了,他也不明所以。太太說覺得他在打轉很久了,天天去檢查身體有沒有病,而從來都沒有他所擔心的癌症。


既然他並不覺得自己需要治療,我問他有沒有興趣學習一下,一些跟他習慣很相反的東西:靜觀。他說可以一試。如是者,我們就開始了我們的靜觀之旅。我邀請他就注意呼吸的感覺,他回應了,但很快就轉移去告訴我他在想甚麼;他的經驗就好像只有他的想法一樣:呼吸的感覺太無聊了。當我解釋甚麼是工作模式(Doing Mode)和存在模式時(Being Mode),他靜靜地看了天花板幾秒鐘,然後說:「為何學校都不教這樣的東西呀?」然後用心地寫下筆記。


他的完美主義和規律性,讓他很有恒心地天天練習;每次他回來談談他的經驗,我都可以邀請他注意或嘗試一些甚麼,然後我們一起修習一個新的靜觀練習;很有趣地,幾周之後,他說,他覺得每次靜坐時心還是會不斷游走,但卻覺得心情比較輕鬆了。


「任由心去遊走,那不是太沒要求了嗎?」

「沒有任由心遊走呀,你不是每次都把它帶回來嗎?」

「噢……是是,但不去介意,好像對自己很沒要求似的。」他說。

「那麼,練習放下這種批判,算是一種要求嗎?」我問。

他沉默,又抄筆記。

疑似患癌全屬個人想法

有時候,我們都不以為然自己正在受的苦,因為它就像空氣一樣無形;而沒覺察,另一個選擇一直都在。如果我們只有工作模式,那麼所有東西的價值都來自完成和到達,而且我們只有不斷去追求目標,才有機會再感受到短暫的滿足;如果我們也有存在模式,我們就有閒心去欣賞生活的本身,看見生活本身的豐盛。


我們還在會面中,他還是經常回到自己做得好不好這話題上;我知道那是他小時候的模式,我還是一樣用各種方式去邀請他感受一個新角度,就是「事情就是事情本身」的樣子,呼吸的感覺就是「呼吸的感覺」,沒有其他。這本身就不存在好與不好。最近他說,太太覺得他人比較輕鬆了,他覺得自己檢查身體次數有所減少了。


「其實我擔心患癌病,都是來自我的想法,我並沒有覺得身體不適啊!」他跟我說,我忙點頭稱是,心裏感恩靜觀帶來靜悄悄的改變。


(以上內容、人物及背景,均經過改編,並不代表任何真實個案之經歷。)


撰文:吳崇欣


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、香港首位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現致力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
編輯:鄒仲安

55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