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無聲眼淚


撰文: 楊健恩 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臨床心理學家

欄名: 心晴百態


黃女士年過40歲,有3個有情緒問題的孩子︰「我已經付出了所有,還可以做甚麼?」她滿腔沮喪與無奈。


我讓她先講一會,稍稍平靜下來才進入正題。


「我們學做父母的第一位老師是我們的爸爸媽媽,你的雙親是好的學習對象嗎?」


「我爸一早就拋棄了我們,我跟我媽一點也不像。」她似乎很抗拒與媽媽相提並論。


「她哪一種方法令你覺得最不應該學?」


她的眼神空洞中透着無奈︰「她不讓我哭,每次我哭都會被她鎖在房間裏,等哭聲停了才可以出來。」


為了不讓媽媽感到厭煩,她學會安靜無聲,「我練到自己識得無聲咁喊。」


我默然,讓她的話音尾端下墜在此刻的深邃,等待回響,期待她的話在心裏引起漣漪,然後淚下;可是卻沒有,她的表情瞬間被理智接管,彷彿她剛才說的是別人的故事。


黃女士擅於抽離情感,尤其是對孩子,時而縱容,時而情緒爆發極度嚴厲,在放任與控制之間舉棋不定,任再多的育兒技巧也只流於有形而無神。


孩子有事要怪父母嗎?如果是,那也應該怪父母的父母,以及父母的父母的父母……


不如既往不咎,先回頭照顧好自己的傷口,或許有天黃女士能借助孩子的愛,一起撫平心結。


Photo credit: ICR

44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