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重男輕女的遺禍>> 28. 05. 2019

作為母親, 我經常想, 一生是一場長途賽, 今天我做的如果長遠能滋養著我的孩子面對未來的人生的困境, 包括無可避免的失敗與生老病死, 那該是多好的事。一個長輩有一句話我常常記得, 他說:「當我失意的時候, 我就回想起我童年的生活, 就撐了過去。」


難怪他那麼愛說他童年的趣事, 練習久了, 便成了說故事的能手。每次聽的時候, 我都心裡為他高興, 因為這些快樂的小故事, 就是他透過告訴別人而向自己覆述了幾千幾百次的故事。他已經七十多歲了, 其實, 他的人生一點都不順遂, 但他花時間去述說的, 就是這些快樂有趣的小故事, 那是他主軸人生故事。


可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那麼多童年樂事, 或練就是這種說故事的能力。在面見個案、甚至親朋戚友中, 都遇過在重男輕女的家庭成長的女士; 被看成是次等的、不重要的, 有時會成為她們的主軸人生故事。她們的自我價值感非常低, 會不合理地要求自己達成別人、特別是母親的期望, 以換取曾經非常缺乏的認同, 她們有時甚至會因為太想獲得愛, 而失去了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