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邊緣人格障礙 (二)>> 2/8/2022

原文來源: 信報 -- 心之旅程





珊剛考進了心儀大學唸碩士,卻來到了我面前。她說精神科醫生叫她來見我的,因為她有邊緣人格障礙。


很多人會被這些病名嚇壞了,或是覺得自己自始矮了一截,被標籤了;但珊不同,她一知道了的心情是:「舒一口氣!我終於明白自己的情況了。」




她一直覺得難以明白和形容自己,她的情緒起落很大,有時會很生氣,對男友大叫大吼,有時會氣憤、傷心得要用刀界手,看見自己流血才覺得比較舒緩一點,有幾次企圖自殺被救了回來。她的一雙手臂都被自己界花了。她有很強烈的被遺棄焦慮,同時,她兩次牽涉到與已婚男士交往的情感關係,不能自拔。




珊心裡充滿矛盾。她很任性妄為,可以動輒花幾萬元買項鏈但完全不用它,反正都花爸爸的信用卡;同時她很生性,爸爸病倒了,她人在英國,第一時間叫男朋友送這個送那個到醫院去,自己則在電話安慰很難過的父親,邊默默流淚。珊覺得她的現任男友很好,也頗遷就她,她為著他說他快耐不住她的脾氣了,而前來問我該怎麼辦;同時,她與男友一吵架,她就跑去跟別的男人睡,男友雖不知道,但她心裡就覺得大家扯平了。





珊的童年很富足,父母都頗富有,從小物質不缺,她在家甚麼都不用做,工人司機一應俱全,她就只管好讀書,可書也沒唸得怎樣,不高不低,花錢倒學得很不俗,因為媽媽會邊罵她亂花錢,邊叫她買名牌手袋時「買多兩隻色來襯衫」。


她的童年也很坎坷,祖父母輩都很痛愛她,同時都跟她說盡所有不該說的話-----例如自己的老公包二奶、自己的老婆出軌了。她的心情從來無人問候,她被同濟欺凌了家裡誰都不知道。


有一次,珊得了手足口病,她伸手給爸爸看那手板上的點點,爸爸抬頭看了就問:「你要多少(錢)?」那一年,她十二歲。





她很習慣無人會關顧她的情緒,一如祖父母輩會盡情地向她舒發心中所想,即使她只有十多歲;她的父親和母親也一樣會跟她數落對方;她的忠誠分裂無人問津,她的內心痛苦無從訴說。她覺得身邊的人都愛她,同時,他們都不可信,他們互相向對方撒謊,他們都不忠,做著各種危害關係的事。



珊從小就學會了做人很虛偽,也習慣了人們很可能會互相背棄對方。偏偏她就會被那些不能給她承諾的成熟男士吸引,然後,換來不斷的自殘來安慰自己那無法告白的心情。現實中,誰會來嘗試明白一個亂花錢買東西的大小姐?或者,一個總是搭上有婦之夫的富家女呢?


「當我們不明白自己的心情,心就像有水倒了一地,拿不起來;只有當我們有器皿盛著它,它才能好好地被管好。」





我們做了不少協助她標籤情緒的練習,委實,她不太會做我給她的「功課」,但在面談時卻是百份百投入的,只是,她總是很平淡而叨叨不絕地說著她的情緒,而不是「感受」她的情緒。


當我邀請她試著做「影像廻溯」的練習,回到兒時的情境中,她終於第一次流了眼淚。


當我愈用影像練習來示範標籤她的情緒,她很快就不知不覺地學會了,然後,她開始由傷心時要求關上鏡頭(我們做視像諮商)和我對話,到在我面前大哭;慢慢地,她開始能夠親口訴說她心裡的苦:





她覺得被竉愛,卻沒有人真正有興趣明白她;

她沒法怪責她的父母,因為她看見祖父母都是一樣的人;

她習慣父母用錢來表達愛,所以有婦之夫的追求方式讓她感覺被愛,直至他們付不出時間給她,她才意識到這不是她要的東西。

她自知驕生慣養,討厭任何的不舒適,逃避就是她練習得最多的應對方式,用錢買短暫的快樂、一不開心就去旅遊。同時,當她覺得和男友有矛盾時,如果不大小聲去讓他遷就自己,她不懂得其他解決方法。


當她愈能夠盛載起自己的情緒,她就開始穩定下來;她對我的信任愈高,她就懂得忍耐傷害自己的衝動,並提前我們的會面,讓我有機會教導她一些舒緩情緒的技巧。



延伸視頻: 【Schema Therapy 基模治療】Emotional Deprivation Schema 情感忽視




撰文: 吳崇欣_註冊臨床心理學家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、香港首位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現致力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
41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