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生病的發現>> 18. 12. 2019

晚上放工回家。 我家吃晚飯時間很早, 大人都遷就了孩子, 好一家人盡量能一起吃飯。這天, 我回家時孩子和先生已接近起完晚飯.......我發現氣氛不對, 那麼安靜平和的?


晚飯時間, 是我家先生經常被觸怒的時間; 有些歐洲人可以很會玩, 但對吃飯的禮儀真很有點要求: 孩子當然不能邊吃邊玩、太開心咀裡還有食物卻想唱歌或說話不行, 離開桌子前即使已吃完飯也要先問過爸媽批準才可動身、用刀义筷子要合宜、而且......吃飯時手肘不可放在桌上。(嘿嘿....)


於是, 我慢慢地也習慣了晚飯桌上的緊張氣氛, 經常聽到爸爸聲音響亮地說:「不準.....不可.....」。但今夜不一樣, 因為, 今晚, 先生失聲了!


他的聲音由很磁性(他會說性感)變成很好笑, 像是沒氣的小孩子在說話, 響亮不再, 他用這好笑的聲音來做相同的事, 孩子竟然平和了很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