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生病的發現>> 18. 12. 2019

晚上放工回家。 我家吃晚飯時間很早, 大人都遷就了孩子, 好一家人盡量能一起吃飯。這天, 我回家時孩子和先生已接近起完晚飯.......我發現氣氛不對, 那麼安靜平和的?


晚飯時間, 是我家先生經常被觸怒的時間; 有些歐洲人可以很會玩, 但對吃飯的禮儀真很有點要求: 孩子當然不能邊吃邊玩、太開心咀裡還有食物卻想唱歌或說話不行, 離開桌子前即使已吃完飯也要先問過爸媽批準才可動身、用刀义筷子要合宜、而且......吃飯時手肘不可放在桌上。(嘿嘿....)


於是, 我慢慢地也習慣了晚飯桌上的緊張氣氛, 經常聽到爸爸聲音響亮地說:「不準.....不可.....」。但今夜不一樣, 因為, 今晚, 先生失聲了!


他的聲音由很磁性(他會說性感)變成很好笑, 像是沒氣的小孩子在說話, 響亮不再, 他用這好笑的聲音來做相同的事, 孩子竟然平和了很多。


我問他:「嗯, 你覺得我們今天是不是很平安?」我開始吃飯, 孩子已經在吃生果了。他頓了一頓說, 他早上才罵了女兒甚麼甚麼........


發現他聽不明白, 我唯有直接一點:「我是說, 你今天很溫柔地跟孩子說話, 孩子好像也比較心平氣和呢....」他笑笑扮鬼臉。沒反駁, 就是同意了。


我的心情也同樣被感染, 心情很輕鬆; 然後, 飯後發生了一件小事。小兒子和先生練寫字母時, 突然大叫大哭, 原來......他的手被一些顏色筆畫花了, 留了點點綠色在手掌和幾根手指頭上。他非常的不開心, 還流了眼淚。


我從書房走出來, 看見那個很忟憎的兒子, 就來摸摸他, 先生立即用他很好笑的聲音說:「我們要讓他學會不那麼敏感.......那麼小的事........(下刪二十字)」因為他的聲音變得有趣了, 我的回應也變得更心平氣和; 換著以前, 我會因為他的慣性講理而有點不耐煩, 這次我只是把手掌伸到先生和兒子面前, 然後跟先生說:「你畫畫看?」他立即明白我想做甚麼, 就用同一枝綠色筆, 在我手掌畫了個笑臉。


我把手給兒子看清楚:「你看, 媽媽的手也有呢!」他看見我笑, 也停住了眼淚; 「不打緊, 一會我們一起去洗手就好了。」兒子安靜下來了。然後, 他用他的小手放在我的大手上面, 好像要試試這些綠色會不會印到對方手上一樣。


我回去書房繼續我的電郵, 不久, 兒子拿著他寫的子母走過來:「媽媽你看我寫完了!」然後站在我身邊說:「我要陪媽媽工作。」我知道, 兒子的心被安慰到了, 於是走過來親近媽媽。我抱起他坐在我大腿上, 親吻了他。


「先心情、後事情。」今夜因為先生的聲音變得有趣, 我也間接地看見自己如何地被另一半所影響, 所以, 「先心情、後事情」這話, 也是對父母自己說的啊。

CONTACT US

For any questions, you can reach us here:

  • Facebook
  • LinkedIn
  • Email

Room 701, Yu Yuet Lai Building

43-45 Wyndham Street

Central, Hong Kong

+852 9198 7264 

contact.mindfully@gmail.com

© 2023 by Modern Mindful Therapy. Proudly created with 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