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焦慮總是與我同在>> 09/11/2021


原文來源: 信報 09/11/2021



生來求診, 因為他的焦慮經常讓他上厠所和失眠。他是社工, 知道那是心理因素。「每次我要見陌生人都會很緊張, 那次我要跟一個同事說我不同意他, 我還口吃了。」



他生活正常, 懂得不少放鬆技巧, 也挺會在日常生活中平衡壓力, 例如保持恆常運動、社交生活等。但是焦慮所引致的身體不適還是重覆出現。我和他探討這些壓力的來源, 不出兩方面: 「我怕別人對我印象不好」、「我怕自己失敗」。




很多人都會有這種焦慮是吧? 可是在生身上, 這種焦慮足以讓他避開很多事情, 不去新地方、不試新事物、不認識新朋友(卻想有女朋友), 他因而過了非常因循的三十年人生。「小時候上畫班, 我最怕老師說自由發揮, 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可以畫甚麼。」沒例可循是可怕的, 因為生不知道怎樣才會「合格」。


生是家中長子, 母親很傳統, 覺得大哥哥要做榜樣, 要求他總是讓妹妹, 總是當照顧者, 培養出他很會把別人的需要放在自己前面的性情。在他的字典裡, 是追求「不犯錯」「不被責備」而不是「快樂」。




我讓他坐在椅子上, 對著空椅子, 想像自己跟媽媽說話。他開始緊張得說不出話來:「他覺得心口被壓著, 很想躲起來」。那是羞恥感, 它會讓人想變小, 不要被看見。我請他試把椅子放在另一個地方, 讓他能透氣舒暢點, 他把椅子搬到老遠, 背著自己, 他才能開始說話:「媽媽我不要再做哥哥了….」他開始哭得像個小孩。




我們重新檢視了他的成長經驗, 他感受到自己總是被看成一個角色: 兒子、哥哥、社工, 而不是他自己。他有很少機會當個天真無憂的孩子, 他被別人的要求重重包圍, 心裡內化了各種聽過的責備聲音, 以致他經常小心翼翼, 因為即使沒人責備他, 他也會就事情的不順利而在心裡責備自己, 所以「怕錯」的焦慮好像從不會離開一樣。他很少感受到自己心裡的感受, 因為「做錯」的羞恥感讓他害怕接近自己的感覺, 他經常逃離自己, 去做能討好他人、服務他人的事。




我們還在會面中, 但當他明白自己的焦慮其實主要是來自己時, 他鬆了一口氣。 因為那代表他有控制權, 可以去減低他長年所感受的焦慮。






撰文: 吳崇欣_註冊臨床心理學家



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、香港首位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現致力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


62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