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強迫症的煩惱


信報專欄:心之旅程 6-12-2022

作者: 吳崇欣 註冊臨床心理學家


「我照顧他幾十年,我走了他怎麼辧?」年屆七十的父親帶五十歲的兒子S來接受治療。


S從四十歲左右便已經沒工作,因為強迫洗手的行為已經佔去他非常多的時間。他也盡量不出門,以避免接觸更多髒東西。S一洗手便要至少五分鐘,因為他有一系列的程序要跟從:先要按五下洗手液,然後像那些教洗手的錄像一樣,由手指之間、手指甲、大姆指、手背…..等等都有特定方式去洗,手的每個部份他都需要邊洗邊心裡默數10秒,然後才到下個部份;猜完了手,就要在水龍頭下沖洗至少一分鐘。然後,這個過程還有重覆至少一次,而過程中雙手不能不小心踫到任何東西,直至他感覺雙手夠乾淨了,往往就至少花掉了五分鐘。


他每接觸到他認為是不潔的東西,他都要這樣把洗手儀式重覆。所以S的雙手總是通紅脫皮,甚麼護手液都不夠。他本人也非常困擾,治療了好多年也治不好,見父親提出和我網上會面,他才答應一試。


強迫症是令人很痛苦心理疾病。病者自己很焦慮但無法控制,其中洗手是最常見的一種。S很害怕進入洗手程序,因為過程太煩,而且一不小心洗手中途踫到了甚麼,他又要把程序重新再來一次。所以他習慣了避免接觸他覺得不潔的東西,而這種逃避機制進一步限制了他的生活,最後連工作他都不去了,就整天宅在家中----更準確點說,是宅在房中。


在S的心裡,家裡所有東西都分了類。飯桌、梳化、燈制全都是髒的,基本上家裡就只有父親和他,但凡父親會接觸的東西對S來說都是髒的,所以他嚴禁父親觸摸他的東西,例如杯子、碗筷,但他會吃父親煮的食物「因為煮過了就安全,而且放進口的東西是乾淨的。」S說。


強迫症的患者通常都有他們自己的邏輯,而跟他們辯論是沒意思的。他們的邏輯,通常是憑「感覺」判斷。


雖然網上治療方便讓我陪他做暴露練習,但對於強迫症長期患者來說,要突破困局先要有足夠的治療動機。我由邀請他把洗手液盡量稀釋開始,先緩解因洗手而來的身體痛苦,然後慢慢跟他探討,他想怎樣活下去。


延伸視頻:為強迫症(OCD)患者而設的靜觀練習


*故事人物背景都經過改造, 並不代表任何真實個案的故事。


吳崇欣


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,也是香港第一個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創辦公司Mindfully,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
Photo credit: Benjamin Watson

5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