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延續性哀傷


信報專欄:心之旅程10-01-2023

作者:吳崇欣註冊臨床心理學家


來自瑞士的訊息:有兩姐妹想和我約見。我查了姓氏,發現是埃及人的姓。她們說,她們因為雙親的去世而來約見的。


緣份很奇妙。雖然我壓根兒無法理解她們怎會在網上找著我這個香港人來做治療,而且我大部份文章都是用中文寫的,但她們說我是靜觀和哀傷的專家;我想,哀傷是人所共通的,也是我早在唸臨床心理學之前會廣泛閱讀的題目,於是我答應了。


第一節會面時我知道,真正需要治療的是姐姐,因為她正面臨「延續性哀傷」。父親來自埃及、母親來自摩洛哥,在歐洲長大,擁有博士學歷的她,一直都跟父母同住,父母都因癌症去世,享年都過了九十歲,但她形容父母的去世為:「覺得不可能的。而且無法解釋。」


我知道,她不是實際上沒法明白,而是情感上沒法明白。她不但覺得自己的一部份都跟著死掉了,還會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跟進父母的屍骨在腐爛,她沒法繼續活但又因為宗教關係不能自殺,而且覺得人生很沒意思,沒法規劃未來,她就這麻木地生活了超過一年,妹妹覺得這樣不成,就提出和我一起見面。


雖然她仍能感受到快樂,但悲傷把她的人生停滯了。她不再想做她的大學研究工作,她飛了去越南服務兒童。


我跟她面談時,最大的阻力是她心底很抗拒談父母。她總是很含糊而抽像地回應我,當我邀請她分享她擁有的遺物時,她明確地抗絕。同時,她經常問我,「你要怎樣幫我?」


當我指出她經常問這個問題,也許是失去雙親後很害性人生的不確定性。同時不正面回應提問,也許是一種逃避機制時。她聲淚俱下,她說她就是做不到。幸好「延續性哀傷」在超過十年的爭議後,終於在去年出版的第五版《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》中包含了,我把這個定義給她看,她覺得有一個名稱,就表示她不是世上唯一有這種情形的人。


「你要怎樣幫我?」她再問。


我決定跟她練習慈心靜觀。慢慢地,她由把愛和祝福送給她正在服務的對象,到她自己,再到她的父母。她的悲傷和人世間的困苦連繫了,幾節下來,她慢慢地找到不用說出口的療傷道路。


延伸視頻: 【Mindfulness Series】(廣東話) 慈心修習 20分鐘


*故事人物背景都經過改造, 並不代表任何真實個案的故事。


吳崇欣


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,也是香港第一個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創辦公司Mindfully,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
Photo credit: HKEJ



39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