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媽媽的懺悔書>> 11. 12. 2019

也許大部份的媽媽也感受過需要懺悔的時候吧?


話說我失手的時間總在夜晚, 有幾個結合是幾乎必中的, 先生不在港, 工作超忙碌, 睡眠極不足時, 加上最近的社會情況, 大部份人也備受壓力, 於是在這個情況下, 我也有了更多失手的時候。(好了, 下台階搭好啦)


我的第一個失手訊號就是開始大聲說話, 提高音量是我的強項, 我可以輕易地不假思索地做到挺嚇人的。而當我非常疲倦的時候, 孩子卻在欺皮笑臉不要睡覺, 我就很有機會失手, 當大聲說話也沒能「震攝」孩子去刷牙睡覺時, 就要開始罵人了。


一大聲罵孩子, 很快心裡就會很難過, 覺得自己沒有好好示範控制情緒; 在矛盾的心情當中, 很難回應幾歲小孩的持續需求和哭聲, 因為這年紀的孩子, 聽見媽媽這樣就會感到不安, 我兩個孩子的回應是很不一樣的。大女兒會不斷地靠近我, 不斷跟我說話或大哭, 想要媽媽立即不生氣; 小兒子則會立即靜靜下來, 有時會 回到他的小空間去抱他心愛的公仔, 或者在媽媽不再罵人的時候走來給媽媽一個擁抱, 非常貼心。


對我來說, 最難做的是應付大女兒, 因為她對於媽媽生氣感到焦慮, 於是不斷地尋求連繫, 就會更加激烈地要跟我說話和大哭, 讓很需要空間冷靜的媽媽求不得; 有時, 即使我在第一個訊號出現、知道自己快想罵人時提出「媽媽要time out一下」, 也不得要領。


有一次, 我同樣得不到想要的空間來冷靜下來, 又無法立即變回有耐心的模樣去安撫女兒, 想想她也長大了不少, 我決定跟她坦白:「女兒, 媽媽覺得生氣需要冷靜下來的空間, 並不是媽媽不愛你了, 而是媽媽沒法立即變回你想要的、平和的模樣, 你可不可以給我一點時間, 先回床上讓我再來找你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