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夏蟲不可語冰 上




信報專欄:心之旅程04-07-2023

作者: 吳崇欣 • 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• 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


「夏蟲不可語冰」,中國人這句俗語,實在太到位。


對於沒感受過的東西,我們難以體會。


就如大家不會怪責夏蟲不懂得冰,對很多個案來說,心理治療就像被「重新教養」(Limited Reparenting)的過程,直至他們能真正感受到,在治療師面前,我是「有價值」、「被欣賞」、「會成長」,他們才能一步步地走出原本的囚牢。

我認識D已經兩年了。在我們面談第一年裏,忙於治療她的抑鬱與各種行為︰自殺念頭、鎅手、與同學吵架、蹺課等,事情此起彼落。


待抑鬱康復了,D心底怕被遺棄的焦慮,還是不時會讓她在人際關係中失諸交臂。雖然想協助她學會更多管理情緒的技巧,以避免復發,但她突然消失了。


當時我發過訊息︰「歡迎你有須要時找我。」她沒回覆。


突然一天,她給我短訊︰「我可以再約你見面嗎?」


她失戀了,因為再次有鎅手衝動,她主動約見。感恩她沒待想再自殺時才回來。當我告訴她,在沒見到她的這段時間裏,我不時想起她,擔心她怎麼了,而且慶幸她在鎅手之前來到我面前,她嘩啦啦地大哭起來︰「對不起……我真的很糟糕!」


D成長在小康之家。她是移民,因為膚色不同,從小便感到與同學關係疏離。D父親非常大男人,對她有很傳統的要求。D的活潑和主動,經常被爸爸視為不聽話,由於妹妹性情溫和服從,D自小便覺得父母比較愛妹妹。她有個「我是次貨」的自我形象。


無價值感


另一方面,我看見D的父母很疼她,也願意在她身上花很多資源︰她要到英國念大學,父母雖不容易亦支持;當我約見父母時,兩人願意一起請假前來;D來見我有時爽約,父母白白花了錢,雖然生氣卻繼續鼓勵她來面談。不過,D非常須要感到被認可,我只能等着可以動搖這個想法的機會。


因為撼動了一些固有、不完全準確的概念,那種「無價值感」才能被動搖。


尋求異性肯定自己的重要性和價值,是D一直以來做的事。她的男友一個接一個,基本上沒間斷。「我已經盡了力聽他的話,但他就是不夠愛我。」D哭得死去活來。「他總在忙工作,我要見面時經常找不着他,見到時他又心不在焉,後來慢慢地愈來愈對我沒心肝,跟他吵了又吵,他說要分手了。」D的男友做IT工作,經常日夜顛倒,D要很多關注和甜言蜜語,他起初還能維持,不過時間一久,就開始沒法滿足D的要求。


證明被愛


D內心有個不受規管的小孩模式(undisciplined child mode)在破壞她的親密關係。當她再三遲到15分鐘以上,我把握機會和她對質︰「這是你第三次遲到了,不能接受,我知道你想來面談,卻好像不能讓自己準時似的。我想你閉上眼睛,感受這份無能為力的感覺……看看這感覺會帶給你什麼回憶或影像?」


「我和媽媽到一個姨姨家裏跳舞……我看起來6歲左右吧。我看見一個女孩獲得很多關注,她被選中了當主角,她有一個特別的舞姿。」D閉着眼睛做了一個動作後說︰「我也想要,我覺得沒人理我……我刻意大力把杯子掉到地上,玻璃碎了一地,媽媽大罵我一頓……」


「你現在想像我走進這個影像裏,我走到小D面前說︰『我是你未來的心理學家,回來找你啊。小D你幹嗎這麼沮喪?很想被讚賞是嗎?很想當主角是不是?當然你十分想大人注意到你和喜歡你跳舞啊!』」


我繼續說:「我打開雙手向着小D,她有什麼反應呢?」


D流着淚說︰「她向你走前一步,認得你了,她開始大哭……」


「小D你要不要一個擁抱?你想當主角、想媽媽知道你很失望難過,可是媽媽根本不知道,你當然很沮喪啊!」


「她走進你的懷裏了。」


「我會抱着小D,邊摸着她的頭邊說︰『你跳舞很好看啊,我很喜歡看你跳舞,不管你是不是主角我也一樣喜歡。你不必經常當個任性的孩子,來證明他人對你的愛。』」


完結時,D打開了紅紅的眼睛,第一次向我說︰「謝謝。」


「你說得真對。我常以任性向身邊重要的人耍情緒,來證明給自己看,我是被愛的。」D道。


*故事人物背景都經過改造, 並不代表任何真實個案的故事。



吳崇欣


香港及英國註冊臨床心理學家,也是香港第一個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 and Supervisor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創辦公司Mindfully,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
Photo credit: HKEJ


92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