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因疫情而看見>> 01. 04. 2020

爸爸帶著八歲、被診斷有專注力不足的兒子前來面談, 說孩子的「學習動機不足」。


我好奇, 這個坐得穩穩的、對答如流毫不害羞的孩子, 除了表達時明顯地用字有點不足之外, 看不出來怎樣會沒學習動機。在發現了孩子可能有讀寫障礙之後, 爸爸立即放鬆下來。 因為, 他發現只要他讀出文章, 孩子的理解能力有即時的提升。


但爸爸仍然堅持, 孩子的學習動機不足, 因為他「整天說要玩」。


疫情來了, 正好幫我一把, 在用心引導之下, 爸爸道出了他的觀察:「不用上課之後, 好像真的是更加容易坐下來做功課啊! 或者, 真的以前是不夠時間玩呢。」


我第一次心裡感恩這場「疫情」。沒有這段特別的日子, 爸爸沒機會觀察得到孩子的需要-----玩, 是孩子的基本需要, 不是一種獎勵 ; 但有時父母會認為, 只是孩子「貪玩」、「不用功」, 費多少唇舌, 都不及家長自己有觀察來得有效果。


事實上, 見面的個案中, 不用上學而有家長支援的孩子, 都多少有不同的得著。


例如另一個爸爸跟我說, 如果孩子會生氣發火他才不怕, 因為可以發洩出來, 他會任由他大叫, 讓他發洩完為止。


我心裡疑惑, 那有家長不喜歡自己的兒子溫和, 而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