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因疫情而尋著> 19. 05. 2020

十五歲患有過度活躍症加強迫症的大男生, 患病很多年, 與我見面已經有一段時間了。他是疫情開始時讓我最擔心的一個。


父母要工作, 他放假不吃藥, 日夜顛倒地生活了好幾周: 整天就打機、看YouTube、玩電腦.....有幾次, 我要跟他定合約較「早」起床, 早的意思, 是早上10時; 那時候, 他每天零晨4至5時才睡, 翌日最少下午二时才起床。


學校的功課、網上課程, 通通都當掉了。孩子向來避免受壓, 甚麼都表現得不在乎, 媽媽很無奈, 因為只要她一心急、心煩氣燥、多說兒子兩句, 二人就會開戰。


對於過度活躍症的孩子來說, 沒有了規律的上學, 簡直是先「天堂」後「地獄」的佈局。最開始時兩周他覺得好爽, 向來學習動機貧乏的他, 樂於打機一整天。但過了兩周後他自己都對自己覺得煩懕, 只是苦無辦法迫自己「的起心肝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