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因疫情而尋著> 19. 05. 2020

十五歲患有過度活躍症加強迫症的大男生, 患病很多年, 與我見面已經有一段時間了。他是疫情開始時讓我最擔心的一個。


父母要工作, 他放假不吃藥, 日夜顛倒地生活了好幾周: 整天就打機、看YouTube、玩電腦.....有幾次, 我要跟他定合約較「早」起床, 早的意思, 是早上10時; 那時候, 他每天零晨4至5時才睡, 翌日最少下午二时才起床。


學校的功課、網上課程, 通通都當掉了。孩子向來避免受壓, 甚麼都表現得不在乎, 媽媽很無奈, 因為只要她一心急、心煩氣燥、多說兒子兩句, 二人就會開戰。


對於過度活躍症的孩子來說, 沒有了規律的上學, 簡直是先「天堂」後「地獄」的佈局。最開始時兩周他覺得好爽, 向來學習動機貧乏的他, 樂於打機一整天。但過了兩周後他自己都對自己覺得煩懕, 只是苦無辦法迫自己「的起心肝」。


我花了一節時間跟他和媽媽檢討過後, 大家同意重新吃精神科醫生開的藥, 並慢慢調整好睡眠時間, 以「開始」應付功課; 誰都知道過度活躍症的孩子最擅長的是-----拖字訣, 不到死線是決不會開始做功課的, 但他也算是開始了一點點, 臨床心理學家已經表示有點安慰。


一直以來, 我努力想協助他找出他的喜好和強項, 他很勉強地才提出設計, 都是畫畫建築物、和腦裡天馬行空地設計衣服(但從不會畫)......我心想才十五歲未能定位也不打緊, 繼續鼓勵他來分享他的心頭好和畫作。


疫情的到來, 到了大概一個月後, 他終於比較重拾較為正常的作息, 也開始了應付功課和課程, 我才重拾強迫症的治療。 除了治療的進度, 也因為在家的時間較多, 分心的事情也變得較少, 他的病情開始有了莫大的進步。


以往功課繁重, 面談時要顧及協助他溫習、應付考試、以及其他因為過度活躍症而帶來的學習困難等, 現在可以集中精神處理強迫症, 這個平日只愛打機、對甚麼都不太在乎的大男孩, 都感受到自己的進步, 媽媽開始每次來時都笑咪咪; 而他談話的態度都有明顯的分別, 開始為自己感到一點點自豪。


然後, 突然一天, 他告訴我:「其實我都很喜歡哲學的。」他跟我分享他在YouTube自行上課時學的理論, 和他自己的想法, 我覺得他說得很頭頭是道, 也跟他討論了好一會, 看著他雙眼愈說愈有神, 心想那個平日懶洋洋地「攤」在沙發的孩子都到那裡去了? 然後, 他說他寫了一篇文章, 我請他Whatsapp我看看, 他尷尬地說自己的英文不夠好, 我說不打緊, 請他照給我看。


嘩, 一看不得了; 這個只有十多歲的孩子, 英文當然不夠流暢, 但理性思考和大學生有得比, 我很慶幸自己堅持要他給我看, 因為這個年齡層的同伴大概沒法跟他分享和砌搓; 我再把一些書籍和網上免費的哈佛大學課程給他看, 他大感興趣地道謝。


真的不能少看孩子的潛能啊! 一場疫情, 一個空檔時間, 他竟找著了自己的喜好, 然後, 整個人就脫胎換骨, 連帶強迫症都減弱了, 因為要趕時間去看自己想看的影片呢!


家長們, 繼續給你的孩子鼓勵吧! 繼續相信他們吧! 即使他或她曾經多長時間地讓你感到憂心和失望。待他對自己的信心儲夠了, 他就放膽去追求人生, 不是因為有希望才堅持, 而是因為堅持才有希望。

CONTACT US

For any questions, you can reach us here:

  • Facebook
  • LinkedIn
  • Twitter

Room 701, Yu Yuet Lai Building

43-45 Wyndham Street

Central, Hong Kong

+852 9198 7264 

contact.mindfully@gmail.com

© 2023 by Modern Mindful Therapy. Proudly created with 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