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同理心的無間練習>> 01. 05. 2018

經過一朝早的好幾次失手和抱怨之後, 媽媽回到同理心上去的願望非常強烈。


我知道, 自己在工作至夜深、然後一早天未亮被吵醒來時, 早上一個照顧兩個幼童的時間, 是自己最脆弱的時間。因為孩子的需要跟我的需要有衝突啊....拖著疲憊的身體, 為免孩子吵醒同樣工作至深夜的先生, 還是帶著兩個孩子出門。


結果, 面對姊弟的爭端、哭鬧時, 使用責備的次數奇高, 自己抱怨的聲音在天地的安靜之中, 成為比孩子哭鬧更大的嘈音, 心裡很難受, 卻無計可施。給自己幾個小小的停頓和呼吸, 還是一次又一次地, 捲進那個「你們實在很煩」的故事裡去。

" 人最深的嚮往就是家人看見他們、接納他們的真實面目, 希望得到慈悲、理解和尊重的對待。


「為甚麼可以讓小孩大哭特哭? 我們跟小寶寶的苦惱保持距離時, 到底在抗拒甚麼, 還是保護自己甚麼? "

靜觀之父Jon Kabat-Zinn


好不容易捱到回家了, 在一個幾乎出手要施懲罰(Time out)的時刻, 我按住了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