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同理心的無間練習>> 01. 05. 2018

經過一朝早的好幾次失手和抱怨之後, 媽媽回到同理心上去的願望非常強烈。


我知道, 自己在工作至夜深、然後一早天未亮被吵醒來時, 早上一個照顧兩個幼童的時間, 是自己最脆弱的時間。因為孩子的需要跟我的需要有衝突啊....拖著疲憊的身體, 為免孩子吵醒同樣工作至深夜的先生, 還是帶著兩個孩子出門。


結果, 面對姊弟的爭端、哭鬧時, 使用責備的次數奇高, 自己抱怨的聲音在天地的安靜之中, 成為比孩子哭鬧更大的嘈音, 心裡很難受, 卻無計可施。給自己幾個小小的停頓和呼吸, 還是一次又一次地, 捲進那個「你們實在很煩」的故事裡去。

" 人最深的嚮往就是家人看見他們、接納他們的真實面目, 希望得到慈悲、理解和尊重的對待。


「為甚麼可以讓小孩大哭特哭? 我們跟小寶寶的苦惱保持距離時, 到底在抗拒甚麼, 還是保護自己甚麼? "

靜觀之父Jon Kabat-Zinn


好不容易捱到回家了, 在一個幾乎出手要施懲罰(Time out)的時刻, 我按住了自己。


四歲半的女兒突然走進房間, 大聲叫著「爸爸爸爸」, 然後去牽爸爸的手, 爸爸連眼睛都抬不起來, 我不是已經一個早上說了兩千次不要大聲吵醒爸爸嗎? 我不是已經帶你們去街玩好了兩小時, 好放輕鬆來玩才回家再練習放輕聲的嗎? 我的火冒上來了, 我一手把女兒拉出房間, 女兒大叫大哭起來。


「我請你time....」話都說到一半了, 我帶她進她的房間, 闗上門, 心裡祈禱她的叫聲不要嘈醒爸爸; 忽然想起的, 是JON的說話: 「你在和小寶寶的苦惱保持距離」....這一個想法立即讓我回到當下, 好好看看流淚的女兒, 忽然有點明白了。 她剛剛畫的老虎臉閧始化了, 我接著她黃色的眼淚輕聲說:「你好想爸爸、也好想讓他看看你的老虎臉是嗎?」


女兒繼續張大口叫著, 很傷心地哭。


「這老虎臉真好看啊, 可是眼淚一直流, 你看黃色都化了在媽媽手上了。」


女兒低頭看看媽媽手上黃色的淚水, 仍然沒法停止叫聲, 仍然流眼淚。


我抱了抱她, 手放在她心上:「爸爸很快便會起來了, 他會看見這個老虎臉的, 而且也會好喜歡好開心的啊!」


女兒開始停下叫聲, 瞪著媽媽手中的淚水, 眼淚還在流著。


我仍然用手接著她的淚水, 覺得也許是時候說一點點理了:「你看, 你進去拉爸爸的手, 爸爸連眼都張不開呢, 你說他累不累?」


女兒轉頭看著我, 沒說話, 眼淚開始停了。


「爸爸昨夜好晚好晚才睡呢, 所以他會晚一點才能起來啊! 」心想其實想我早就告訴你一百次了哪原來都沒聽進去....女兒開始平靜了。「你看我給你小手拍擦乾眼淚, 然後補畫老虎臉, 讓爸爸一會兒都能看好嗎?」


女兒破涕為笑, 拉著媽媽的手出房門。


媽媽心裡為自己拍了個掌, 在這個失手無數的早上總算連繫上孩子的情緒了。到終於安靜下來的時候, 問了問自己, 是甚麼讓我和女兒的哭哭失聮了?


" 不抱同理心是保護自己不受到痛苦, 那種小時候身體和情緒的需要沒得到回應的痛苦。對孩子的脆弱生起同理心, 會提醒我們自己的弱點, 很痛苦。"

一直作為乖女兒的我, 以往對於滿足父母的要求放得很前, 會忘記自己的需要, 所以從小就是個「老人精」; 也就是說, 當孩子時, 能直接地流露傷心難過、而不被責備的情況很少很少。 這經驗大概讓我很難立即同理女兒, 特別是在她沒有滿足父親要睡覺的時候。


心裡輕輕跟自己內裡的小孩頂禮, 感謝了他的一路陪伴, 讓我今天可以再次同理他, 學著去照顧自己的女兒。

CONTACT US

For any questions, you can reach us here:

  • Facebook
  • LinkedIn
  • Twitter

Room 701, Yu Yuet Lai Building

43-45 Wyndham Street

Central, Hong Kong

+852 9198 7264 

contact.mindfully@gmail.com

© 2023 by Modern Mindful Therapy. Proudly created with 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