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厭惡表現天真的女生



信報專欄:心之旅程12-12-2023

作者: 吳崇欣 • 註冊臨床心理學家 • 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


琪來見我的第一天,提出一個很有趣的問題:「為甚麼我就是受不了表現很天真的女生?」


琪是專業人士,剛由紐約來到倫敦。她很明顯是能幹獨立又漂亮的女生。她的前男友說她是控制狂,於是她來了。我發現她有輕度厭食及暴食徵狀。


「我記得小時候,爸爸媽媽吵架要離婚,他們問我,你要跟誰?我立即看著妹妹,因為我想妹妹先選,她選那個,我就選另一個。」


「因為…..」


「因為我怕其中一個會傷心。」琪平淡地說。我聽著心痛那個才幾歲的孩子的心思,她說起來卻像敍述事實一樣冷靜而無感。


琪長於內地傳統家庭,父母長期不和,吵架丟東西不時發生,但終究沒分開。作為家庭長女,琪總是被催促著長大:「你今天這樣跟表妹跑來跑去,成何體統?」「做姐姐該有個模樣,妹妹也看著你辦呀!」「你就讓著妹妹沒關係…」


琪很習慣媽媽的責備;可是,當她發現爸爸有外遇,她第一個反應是「不能讓媽媽傷心」。琪從小就內化了媽媽的高要求,直至三十歲未結婚被叫作剩女,媽媽再次不滿。


我請琪坐在一張椅子上,做那個對自己要求極高的部份:「我想請你告訴對面的自己(指著對面的空椅子),你為甚麼要對她那麼嚴格?」


「如果你沒有我,你會放肆、你會亂吃東西、你會變得懶洋洋,你做不好工作。」


「所以你都是為她好啊,想讓她成為更好的人。」我問。


她點頭:「當然!如果沒有我在鞭策著她,她是垃圾。」


然後我請她到對面的椅子去坐著:「你有甚麼感受?」


「我覺得她為我好,也很有理。」


「你是說,你覺得你需要她嗎?」


她眼裡惶恐:「是!」


我請她跟我一起站著,當第三者看著這兩張椅子,有甚麼發現?她說:「這聲音很像我媽媽啊!」


琪有一個完美的控制狂部份,專門指出自己有甚麼要提升的地方。而琪很依附這部份,覺得不能沒有「她」,就像她和媽媽的關係一樣密切。


我跟琪說:「「天真」二字從來都跟你沒關係,你從小就被訓練成小大人,今天怎可能耐得住幾十歲還表現天真的女生?」



*故事人物背景都經過改造, 並不代表任何真實個案的故事。

 


 

吳崇欣

 

香港及英國註冊臨床心理學家,也是香港第一個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 and Supervisor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創辦公司Mindfully,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 

Photo credit: HKEJ

 

50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