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停課之外>> 06. 02. 2020


中國人真是很勤奮的民族沒錯, 停課期間, 筆者經常看見媽媽們上載孩子在家做作業的相片, 真的很配服很多好友和母親的堅毅, 要知道, Home Schooling是打多一份工的, 就是「做埋老師份工」。


其實空檔時間在中、小學年紀的孩子來說, 是超級珍貴的, 特別是就讀本地學校的孩子。這種突如期來的悠長假期, 雖然難以外出很讓人困擾, 但時間本身都是很重要的資源, 能有放空的時光, 才有探索的可能。


這段期間, 大部份時間都是孩子自己安排做甚麼的; 很喜歡創作的女兒, 就不斷地拿紙皮箱和膠紙造她的玩意, 也感染了一向整天拿著不同車來玩角色扮演的弟弟, 和她一起搞起創作來。媽媽雖因為收到過多的禮物而煩惱沒地方擺放, 但看著孩子們的互動愈來愈和諧, 經常分享笑聲, 也感覺特別滿足。


其實平日, 姐弟間其實大部份時間是分開的; 多得這樣的空闁, 讓姐弟間能互相分享和學習, 多麼難能可貴。


而其實在媽媽心目中, 這段突如期來的在家時間, 正好讓媽媽來了解女兒的一些行為。女兒近來脾氣非常大, 而且總是在夜間, 要爸爸去到她床邊去睡好去安撫; 老實說, 心裡還有過「真慶幸先生願意擔當這個角色」的想法出現, 誰會想撐著睡意去安撫一個半夜哭鬧的孩子呢? 幸得到這個額外的假期, 我可以有更多時間去好好觀察, 和跟孩子相處。


慢慢地, 我才了解到, 孩子其實是出於焦慮而產生重覆性行為, 跟先生的回應產生了負面循環 -- 她愈做重覆性行為 (就是不斷地用特別方式抖動身體、或會偶然地無端跳等等), 爸爸愈不斷叫她停下來, 爸爸慢慢開始生氣, 由嚴厲起來到真的責備甚至罵她, 然後她又會有很黏爸爸, 提出很多的要求, 要很多很多的安撫, 以確定自己是被愛被接納的。這種不安全感一直不完結, 重覆性行為也愈演愈烈。


於是我終於幾次和先生詳談我的看法, 他也願意讓我去試試處理看看。經常幾個無眠夜晚, 孩子的重覆性行為還未減少, 但女兒的確比較能在媽媽的提醒下安撫自己了, 哭鬧的時間在縮短中.......但其實對我來說, 最大的學習是, 在這個痛苦的過程中我重新感覺到一份新的連繫。日子重重覆覆、忙忙錄錄有時真的會忘掉了, 和孩子連繫是日常的事。連繫不一定是去玩去分享喜悅, 陪伴、引導和協助她舒緩情緒也是一種珍貴連繫, 包括, 那個會突然半夜大哭大叫、無理取鬧、心裡壓根兒其實很難接納甚至會感到厭惡的那個她。


一打開了這扇門, 心裡的空間就廣濶起來了。雖然會覺得很累很煩躁, 但同時安慰和喜悅也在其中。還未到岸, 竟也覺得甜。感謝這樣的一個空間, 讓我重新和孩子有了新的連繫。

10 views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