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信任>> 26. 11. 2019

近幾個月來, 大概很多人都感受到社會的撕裂和整體的信任危機。因為最近見多了老師、社工、校長等求救, 實在感受到不管甚麼「顏色」的人, 都在工作崗位上承受著很大的壓力。


其中一個共通點是, 她們都提到在自己工作的單位之中的信任崩潰; 不論是同事在政見不同之時, 還是學生與老師之間。我這才明白, 原來在我們的文化中, 那麼習慣用服從來顯示信任。


老師會說, 以前的學生都很易教, 但現在她們要罷課、靜坐、叫口號, 她覺得不受尊重; 有時學生採取不合作運動, 不回答老師提問, 她有感有欠尊重, 很傷心, 幾乎懷疑起自己當老師的能力來。


「以前學生很信任老師, 現在動不動就覺得我們在打壓他們。」在現今世代, 實在可以想像吧, 當公開的謊言成為日常, 學生們覺得在學校之中有權力的人都不可信, 是可以預期的結果, 那並不一定關乎個別老師的表現。


也許, 有信任的時候做教育工作的確比較容易。我想起那個被媽媽帶來見我、患有幻覺的女生, 她自己本人並沒有覺得不妥, 是家人告訴她, 而她信任家人所以來了, 這樣的信任完全是基於對親人的愛。有信任的時候, 孩子會比較容易聽話, 比較合作, 而較少去反覆思考師長的提出要求的理據。


同時, 老師也提出, 以前會經常要求學生關心社會, 多點獨立思考而不人云亦云, 今天卻覺得被他們的「獨立」挑戰了。我邊聽邊想, 究竟這個平衡點在那兒? 如果那個學生是我的孩子, 我會怎樣尊重她的獨立思想, 不打壓, 同時不感到不被信任?


慢慢地, 我從個案的經驗中找到了答案。在其中一節的面談中,我問,如果老師現在學習接納多點的叛逆, 這在我們的文化中被大大低估的作用, 而打開心窗去跟學生溝通, 灌輸自己的價值觀之餘, 也好好聆聽他們, 那會有甚麼結果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