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<<作為母親和修行者>> 08. 10. 2018

「我只是修習了一分鐘啊......那顆果仁, 我只是放在咀唇上滾動, 然後已經被孩子叫去了......」在靜觀認知治療課中, 一位媽媽一臉茫然又不好意思地私下跟我說。「那麼, 你就有這一分鐘的修習了。你的感覺怎樣?」媽媽眼睛開始濕潤起來了, 我不禁繼續說:「有時候我們很想做一個完整的修習, 但生活中有很多限制、不受控制的事情, 好像颱風來了, 孩子突然有兩天不用上學.....於是有時候, 修習只能是一分鐘; 那麼, 我們就有那一分鐘的修習了啊!」這時候, 媽媽的眼淚就滾下來了。


在靜觀認知治療小組中, 讓我感受良多的, 有時候, 是一眾努力想騰出時間來學習照顧自己的媽媽, 終敵不過自責、對於抽出時間來照顧自己而不是孩子家


生活忙錄, 很想放棄, 我邀請她考慮暫時先休息, 到這一個小組在周末舉行才參加; 結果她守諾前來了, 而且每次都準時, 只是爭扎於沒時間在家修習。